虚构事故 、“想买游戏皮肤”都能筹钱,轻松筹水滴筹是如何审核的?

行业动态 admin 暂无评论

 填写虚构信息

不使用任何证明材料

甚至是“筹款买游戏皮肤”

这些举动能通过众筹平台发布并筹款吗?

记者实测发现,能。

退捐频发

一个月内 仅四川就出现三起

7月8日上午,省道106线中江继光路段,一辆私家车与一辆机动三轮车迎面相撞,造成三轮车上3男1女共4人当场死亡,私家车上1男1女受轻伤。(此前报道:“撞死4人赔不起,请帮帮我”!走投无路,车主竟然在网上众筹丧葬费…

10日,网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:当事车主在“轻松筹”平台上发起众筹丧葬费,原因是“赔不起,不想进去坐牢,请大家帮忙”。当天,这位车主就筹到了23900多元,但筹款页面随后被轻松筹关闭。

不久前,崇州也发生了一起网络众筹捐款被质疑的事件。

6月25日,胡彩云和3岁儿子萧萧双双被卤水烫伤,萧萧胸前、双下肢、臀等部位受损,烫伤面积达到55%。

7月3日,萧萧的爸爸周宇在“水滴筹”平台发起了众筹,一天之内筹到近40万。但随后,这起筹款遇到不少质疑的声音——“有两套房子”“车都是两辆”“给小孩买了300万保险”,为此,周宇一怒之下申请了退款,选择借钱治病。(此前报道:妻儿烫伤筹款40万,网友质疑:有车有房还有300万保险,家属退款借钱治病

就在这两起事件余音未了之时,7月底,在四川读大学的广西南宁女生小黄也陷入“骗捐”的舆论旋涡:因病毒感染,其母亲为其在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后却被南宁当地网友指责家境殷实,小黄回骂后进一步激化舆论,但最终选择退款。

上述事件发生在1个月之内,本报也做过相关报道。国内其他媒体也陆续报道过类似事件。对此,许多网友表示:自己的爱心被“透支”了。

未审核却能筹款

发布后连续收到17条催筹短信

众筹平台审核能力如何?近日,记者以实验的目的在轻松筹、水滴筹两大平台上进行了实测。

在无任何疾病证明材料的情况下,7月26日,记者在水滴筹平台上,以“传递爱心!让他继续活下去吧!他还那么年轻”为题,虚构了一起意外事故求助人的故事。

记者只填写了标题和几百字的求助信息,即成功发出了筹款页面,虽然项目显示“未审核”,但该页面已经可以通过朋友圈、微信群转发。

“8点、12点、17点、20点、22点,转发到朋友圈、QQ空间,据统计这些时间筹款效果更好一些。”页面发布后不到半小时,水滴筹的“筹款顾问”即向记者打来电话。

这位“筹款顾问”向记者介绍了转发流程后,还推荐记者关注其公众号,最后还提醒记者要抓紧时间转发:“筹款期限只有1个月。”

随后,记者将此筹款页面小范围转发给同事,发现已经能进行筹款。

在此后5天内,记者连续收到17条水滴筹发来的短信,提醒“请把您发的筹款转发到微信朋友圈、微信群、微信好友。越发越多,越容易筹到钱!”“您的筹款效果不佳,请尽快把筹款链接转发给亲友筹钱。”

目前,该筹款链接依然显示未审核,但可以正常筹款。

▲“水滴筹”平台短信催筹

而宣称“大病筹款大平台”的轻松筹,对众筹内容的审核监管又如何呢?记者同样也进行了实测。

7月27日,记者在轻松筹上发起众筹求助,希望能通过网友众筹一款游戏皮肤。这项与“大病救助”毫无关系、甚至看起来有些无厘头的求助,也很快就展现在页面上,并能成功捐款。

▲记者实验

与水滴筹平台类似,该筹款信息能成功转发出链接,在未通过审核的情况下,即可以转发并筹款。随后几日内,记者也连续收到6条轻松筹发来的短信,内容与水滴筹几乎完全一致。

▲轻松筹平台短信催筹

7月31日下午,在告知水滴筹有这项筹款后,该筹款被水滴筹方面删除,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因为涉嫌发布虚假信息,平台已经拉黑了记者的账户。

该工作人员还表示,轻松筹平台聚焦大病筹款,但是也支持合理的梦想,一些个人愿望类的项目只要不违反相关法律和公序良俗,都可以发布到“梦想项目”里。

先上线再审核?

两大平台均称有难处

为何虚构的意外事故能上线筹款,众筹“游戏皮肤”能够上线?网络众筹平台在求助者发出求助信息后,到底有没有进行审核,又是如何在审核?

对此,记者联系了水滴筹和轻松筹。

针对记者实验中出现未审核时即可筹款的情况,两大平台均谈到自身的“难处”。

水滴筹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表示:

“身份证明材料及诊断证明等材料,在实际开具过程中可能需要耗费较长的时间周期,而大病患者的救助往往是在跟时间赛跑,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以及最大程度帮助大病患者的初衷,平台采取筹款审核并行的方式,尽可能提高筹款效率。

对此,轻松筹公关部的相关负责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:

“如果审核门槛太高,甚至出现类似于证明‘自己是自己’的程序,那么大病患者可能等不起。”

双方均称,会在复审、终审中持续动态审核筹款人的真实性和合理性,以防可能出现的“骗捐”。

针对此前的“骗捐”事件,7月31日下午,记者对轻松筹、水滴筹两大平台进行采访。对于该类事件中暴露出来的审核机制问题,两方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均回复记者,他们向公众表达道歉,并作出整改承诺。

两大平台均称,整改措施包括:

1、要求加强与医院的直接沟通,通过向医院直接求证或实地了解,验证相关病例的真实性;

2、加强材料审核力度,例如通过增加视频验证环节,并联合警方坚决打击购买假病例行为等内容。

轻松筹公关部相关负责人提到了“先行赔付机制”:所有大病众筹项目审核通过后,会在项目上出现“先行赔付”标识。若后期项目经过举证,被判定为不真实项目,平台将先行赔付,把该项目已筹得的款项全部自动退还给对应的捐款者。

而水滴筹公关部相关负责人也有类似的赔付措施,并表示会主动开放“水滴筹风险黑名单”给行业相关公司。

公益人士

网络众筹也应该接受专业评估

知名公益人士周涛认为,公益针对的是“不特定多数人”,比如白血病、艾滋病儿童群体,而网络众筹针对个人筹款的行为,并不属于公益事业。与从事公益事业的非营利性组织相比,网络众筹平台作为商业机构,对流量有更高的要求。另一方面,为了吸引大家捐款,一些求助人刻意夸大病情或者治疗费用,以致渲染情绪,让众筹变成了“比惨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:

2016年,民政部依据《慈善法》的规定,通过公开遴选,指定了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。

2018年5月24日,民政部公布了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名单,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增至22家,轻松筹、水滴筹均为指定平台。(后有两家退出,共20家)

2017年2月16日,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轻松筹平台相关人员,就其存在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、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要求其立即整改,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工作。

为规范网络募捐,民政部于2017年7月30日公布《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》《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》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。

《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》明确规定:

第一,平台应明确告知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用户及社会公众,个人求助、网络互助不属于慈善募捐,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

第二,平台应在公开募捐活动展示页面提供举报功能,并在接到举报后 5 个工作日内通过电话、邮件或短信等方式对举报人进行反馈,并与相关方面沟通。若举报属实,应立即对活动进行下线处理。

另一名不愿具名的知名公益人士告诉记者,当她看到众筹平台上的一些捐款,自己也愿意出手相助,但她始终想问一个问题:“款项的使用由谁来监督?”在她职业生涯中,的确看到有拿到众筹款项后,家属让患者等死的极端现象发生。

两名公益人士建议,民政部门应该履行监管义务,网络众筹也应该接受专业评估。

筹款审核并行的方式,在法律上有无风险?

北京君泽君(成都)律师事务所陈小虎律师认为,在审核未完成的情况下,平台应该提醒捐款人审核未完成,最好在显眼位置提醒,如果做到了这一步,涉嫌诈捐的责任就应该由发起众筹的人承担。

“我们有《慈善法》,有网络的相关法规,但却缺乏将慈善和网络结合起来的法律法规。”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,防止网络众筹中的“骗捐”发生,还需从上到下的完善相关法律法规。

*成都商报记者 王拓

在线投稿教程:http://z.coc1.cn/about/tougao/

    转载请注明:众筹晴雨网:http://z.coc1.cn/

    喜欢 ()or分享